肖染只来得及触到一个衣角。

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蒋夫人的身体坠落到地上,砸毁一片洁白的玫瑰。

看到白玫瑰被鲜血染成红玫瑰,肖染害怕地后退。

“干妈自杀了,她自杀了……她自杀了……”肖染目光迷茫地看着前方,嘴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。

应闵露出阴测测的笑,拿着强光手电走到肖染面前。

当强烈的光束刺痛肖染的眼睛时,她的神智立刻被冻住。

“肖染,刚刚发生了什么?”

“干妈自杀了。”肖染的眼角流出两行痛楚的泪。

“错!”应闵逼视着肖染的眼睛,不措眼珠地看着,“蒋夫人不是自杀。”

肖染木然地看着应闵:“干妈不是自杀。”

“她是被你杀的!”应闵轻声说道,“重复一遍。”

“我杀了干妈。”肖染听话地重复着应闵的话。

夏日清新短发红唇少女私房纯真笑容写真图片

“告诉我原因。”应闵一步步引导着肖染。

“她以自杀逼我阻止并购,我没有说服顾漠……”

“错!她的确逼你阻止,可是你不愿意失去顾漠,不想爸爸的公司破产,你要继续当富家女,所以你叫蒋夫人去死。是你推她下楼的。”应闵轻柔的声音一遍遍在肖染耳边响起,一遍又一遍……

……

一群黑衣人赶到蒋家别墅的时候,正看到蒋夫人坠楼。

他们一边给顾漠打电话,一边冲进别墅。

两名黑衣人冲向蒋夫人,探触她的鼻息,剩下的黑衣人部冲上楼。

当他们冲上楼的时候,正看到应闵蹲在肖染面前,而肖染嘴里不断说着“我杀了干妈”。

看到黑衣人,应闵吓了一跳。

这些人是哪里冒出来的?

差点坏了她大事。

还好催眠已经完成。

两名黑衣人将应闵架起来,拖到一旁,剩下的黑衣人上前抱起肖染。

“顾太太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杀了干妈!我杀了干妈!是我杀了干妈!”肖染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,眼眶里有泪水涌出。

“你们架着我干嘛?”应闵在被黑衣人架下楼时,不满地大声质问。

“因为你是当事人。”一名黑衣人冷冷地说道。

“什么当事人?”应闵用力挣扎着,却怎么也挣不开。

“案发当事人。”另一名黑衣人回道。

肖染突然挣脱黑衣人的怀抱,慌张地冲出别墅。

当她看到躺在血泊里的蒋夫人时,失控地冲过去,哭着喊道:“干妈!”

听到肖染有些歇斯底里的哭喊,应闵吓了一跳。

难道催眠失误了?

肖染并没有记住她的吩咐?

“干妈,是我杀了你!是我杀了你!我有罪!”肖染搂住蒋夫人的身体,放声大哭。

她怎么能杀了蒋夫人?

她已经欠下蒋家一条人命,用一生都还不完,现在竟然又添了一条人命,这下子,算上下辈子,怕也还不完这个债。

她怎么能因为蒋夫人的威胁而叫她去死,还亲手推她下楼?

看着自己手中的一片衣角,她的心中充满自责。

她是个罪人!

应闵听到肖染的话,暗地吁了一口气。

还好,不算失败。

肖染记住了她的话。